胖庆可不胖

说书的假声女中

在写权超那篇,得换换脑子了。沉迷游戏的后果就是啥正事都没干

工作日快乐

【小凡高】现状(二十三)

伪电竞文学  伪包养文学

追妻火葬场  破镜重圆

资方金主羊x电竞选手凡

羊凡  不定期更新







市局连夜加班,凌晨急审绑匪。那几个绑匪虽然想给自家老板背锅,但云家提供了录音笔、王家也有行车记录视频。案情清晰明了,主谋也摆在明面上,趁热把人抓了归案就得了。


案子虽然见到,但是局势不是很明朗。


“罗队,门口吵起来了,那两家人碰一块儿了。”


刚通宵啃上一口包子的罗队脑子还没转过来,只听见一句吵起来了,叼着包子就往外走。


“怎么干的活?两边儿家属能碰上!你这身衣服不想穿了就直说,人在哪儿呢?”


“刚才在楼门口,现在......”来喊人的小同志听见动静站走廊上探头往下看,“在大厅吵......”


罗队顺着角度往下看了一眼,包子悬一悬差点儿没叼住掉下去了。


“嘛...李啊,咱实习期都过了,你这话怎么还说不清楚呢?这两家我们统称受害者家属,还是惹不起的那种。走,看看去。”


下楼的时候三口两口解决了包子,站在楼梯口罗队在自己警裤上蹭了蹭手。


“就这件事情,说什么也不知道你们家高杨的错。如果不是黄子弘凡,你们家高杨也不会受这罪。”


“这怎么说的话?要不是他,咱家阿黄也不能上一人生地不熟的地儿打比赛去,给了人家可乘之机。”


“你这么说咱就得开始掰扯了,这事怨我。”


“还是怨我。”


罗队不太理解,这年头怎么有人抢着背锅。这两家格局是真大,怪不得人家能挣钱。又听一会儿,画风逐渐不对。这事儿好像跟格局没什么关系。


“阿黄要是不出门也没这档子事儿,我们的错。”


“高杨这傻小子就不该跟阿黄闹脾气分手,我们的错。”


“我不该让儿子离家出走,这样俩孩子谈不上也没有后面的事儿,我的错。”


啊?谁的错不清楚,但这不想让俩孩子谈恋爱的心是肯定了。


罗队低着头往外走,咽炎式的清了嗓子,装出一副刚到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。


“咳咳...”


见到来人,在争论的两位压低了音量,往旁边挪了挪。


“您好,我是您家案子的负责人,我叫罗杰。”


一行六个人站在中间靠左的男人扒拉开那俩,往前走了两步。


“您好,我们来了解一下案情,顺带提交一些新的证据。你们经侦科的同事可能也要来上班了。”




那两家的助理把资料拿出来的之后,罗杰还在想这玩意儿这俩秘书藏哪儿了?怎么刚才没看见。


“这两年,我们两家公司同那位林皓在生意上有些竞争关系。就是他确实是有一些不入流的手段,搞不正当竞争。每一个正义的热心市民都有责任与义务举报违法犯罪的事情,像我们这种纳税大户自然是更不能例外。这是我们这段时间收集到的证据,也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场,帮不帮得上忙。”


打印出来的油墨恨不得还在冒着热气,罗杰随手一翻,好家伙十年前涉黑的事儿都有。啊咽了口唾沫,这是帮不上忙么?这是想把林皓直接捶死在监狱里。


“放心,我们一定给您各位一个交代。”


大家都是讲道理、有身份的人。自然是不会在这种地方跟外人吵吵嚷嚷。双方各持一团和气,十分文明且暗里藏针的表达了自己的诉求与提点。等送走的那六位活佛,罗杰看着桌子上凭空多出来的两大厚摞资料陷入了沉默。


“小李,给隔壁经侦的老王打电话。顺带给上面打条子,咱得那跨省办案了。我给局长也打个电话,这案子办完他得直接晋升。”







黄子弘凡第二天早上退了烧,一睁眼就看着NONA满脸心事端着黄桃罐头坐在他床边。


“你咋了?哪儿不方便了?睡的不好?”


“啊?不是。”NONA显然有拘谨,“我就是觉得,我跟着你回来你的运气都变得不好了。要不我还是回战队吧。”


黄子弘凡正撑着要坐起来,闻言猛咳了几声。咳完,他拉着给他拍背的NONA。


“楠楠啊,有没有一种可能,这是我命里的劫难。”


NONA抿着嘴没说话,一副你就哄我吧的表情。打定了主意不管他说什么都是骗人的。


“哎,你别这幅表情。我不骗你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,对不对?”他拽着人坐在自己床上,“这事儿跟你真没关系,也跟我没关系。是冲着我爸去的,是他们长辈之间的事情。”


“小朋友怎么还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啊,整天想这些,活得不累嘛。”


当初队长送给他的话,他转达给了自己的小室友。他的小室友敏感又心思重,他知道。他也是这样一个少年人,只是家里把他养得太好了。而NONA......




好说歹说把人劝住了,他端着拿碗罐头去了他大哥书房。家里不可能一个做主的人都没有,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。


“哥。”


他对书房门,笑得一脸乖巧。张超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就又回去看报表了。


“我有事儿跟你商量。”


“别跟我笑得这么谄媚,有话就说。我什么时候没答应过你的要求?”张超翻了一页纸,“坐那儿别罚站。”


黄子弘凡坐在了他哥对面,拿勺子挖黄桃吃。等手里这份报表看完,他才试探着开口。


“哥,我想去看看高杨。”


黄子弘凡开门见山,十分直白。张超也十分直白。


“黄子弘凡你活腻歪了吧?”


“你说答应的。”


“还我答应?我是说答应你要求,可没说答应你犯贱。”


张超拍桌,黄子弘凡哆嗦一下继续嘴硬。


“我就去看一眼。要不是他,躺在医院里的就是你最疼的亲弟弟了。”


张超盯着他看了十几秒,把人都看麻了。


“这个弟弟,我也可以不疼、不是亲的。”


“哥~我就这么一个请求~”


张超气郁扶额,半晌。


“你能告诉我你图他什么么?”


黄子弘凡知道他哥妥协了,他揉揉鼻子认真的小声说。


“长得好看。”


“滚滚滚滚滚。爱干嘛干嘛去!”




把人轰出屋以后,张超靠在椅背上端起茶杯。


“长得好看。”


他念叨着,随即笑出声。


“高杨啊高杨,你也有今天。”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当地知名鸽子精对于拖更这件事深感惭愧,但表示以后还敢(bushi)

真好啊,期末作业搞完了

【小凡高】现状(二十二)

伪电竞文学  伪包养文学

追妻火葬场  破镜重圆

资方金主羊x电竞选手凡

羊凡  不定期更新







入夜,城郊那间给黄子弘凡准备的厂房除了黄子弘凡人到齐了。不小的厂房前停满了车,110和120硬是晚到一步。


大夫下了车硬是敲不开厂房的门,等市局的人到了给王晰打了电话,大门才打开。


王晰挽着袖子,手里夹着根烟,大衣披在肩上。整个人松弛慵懒极了,慢条斯理的走出来跟市局的人打了招呼,拉着人家聊上了一会儿。过了十来分钟才让双方进了门。


室内可以说是一片狼藉,两极分化。


高杨右胳膊打着固定,靠在墙边。旁边蹲着两个医生守着,周深也守在旁边时不时的伸出手去摸摸孩子脑门。阿云嘎和郑云龙两个人叼着烟倚在铁架子上,眉梢眼角零星有两滴血。剩下的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,疼得打滚但一点儿声音都没有。


市局的人猜到过可能会是这样一个场景,但没想过会是这么抽象。


“我们这是正当防卫啊,您看看他们可都是持械斗殴。”


确实是持械,地上除了人就是沾了血的棒球棍。但怎么看这棒球棍上的血都像是他们自己的。


“阿sir啊,我们可都是好人啊。”


......


“哎呀,先拉走吧。等会儿你们找个负责的,直接去市局。”


医护把那群人拾掇拾掇,能走的直接搀上救护车,走不了的抬上去。出了厂房门,这帮人才敢哼出声,并且隐约有放大的趋势。王晰吵的脑壳直疼,抄起地上的棒球棍往铁架子上一砸。


“一帮大老爷们儿呜呜吵吵的,烦不烦啊!”


四下立刻噤声,安静的跟一人没有似的。


“杨杨啊,走,咱上医院。”


王晰和周深带着孩子去了医院,阿云嘎郑云龙两个人直接去了市局。怎么说这次这件事还是因他们家而起,必然是要负责到底的。







黄子弘凡当晚发起了高烧。


郑云龙到家的时候,张超已经在黄子弘凡床边守了半宿。


再次浸湿那块鹅黄色的小毛巾,重新拧干搭到自己弟弟脑门上。给孩子掖了掖被角,起身看见了靠在门边的自己爹。


“怎么样了?”


“张医生来看过,惊吓过度。吃了退烧药了,应该明天就好了。”


张超走过去带上了屋门,两个人往客厅的方向走去。


“您那边呢?”


“你爸在处理,盯上咱家孩子总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
“也没想过黄子弘凡这胆子是随了谁,二十来岁了还能吓成这样。”


“你二十岁的时候比他强?”郑云龙脱掉的大衣搭在手上,“也不知道是谁被自己亲爸吓得不敢睡觉,让我哄了好几天。”


“哎呀,龙爹,你说这个干嘛呀......”


张超耳朵有点红,当年那点儿事儿被翻出来饶是现在的他也是不好意思的。


谁家长在城市里的孩子第一次见自己爹五分钟宰一头羊不害怕啊......那种冷着张脸、拎着把带血尖刀走过来,谁看了不做噩梦啊......那年刚二十岁,没见过世面啊......







高杨身上的伤被处理好已经接近天亮,他劝着舅舅回去休息。


周深没说什么,把人按在病床上。


“你这孩子,这两年就没让我省心过。我跟你王叔岁数也大了,还能护着你们几年啊?”


“舅舅,我知道错了。”


“行了行了,睡吧。我白天让李姐炖汤,给你送午饭。”


“唉。”


周深叹了口气,打开病房门王晰在外面等他。


“儿孙自有儿孙福啊。”王晰揽着爱人,给他披好大衣,“深深,咱也别管那么多了。能护一时是一时吧。”


“唉,本以为能平平安安的到他们能撑起担子。没想到,还是有人不长眼。咱们啊,就是劳碌命。”


两个人说着话往电梯的方向走。


高杨躺在VIP病房里,扭头去看窗外。窗外此时依旧有着一轮月亮,只是临近天明月亮只剩下一层淡淡的虚影。


他当时躺在那间破败的厂房里时,也见到了月亮。透过被掀起的铁皮屋顶,一轮明月被枯木枝干笼着。愣了片刻,他自嘲的笑着。


他笑自己的愚蠢与怯懦,笑自己不分青红皂白的害了一个小朋友,笑自己这辈子就一个孤孤单单一个人。


可他又是那样的不甘心,太虚伪了、真是太虚伪了他想。


他拿着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,但随即又删了。


真是矫情啊,这么大个人了,越活越回去。







醒过来找水喝的黄子弘凡习惯性的点开手机,他看着刷到的朋友圈偏着头,整个人还有些从高烧中没缓过来的晕眩。他摇摇头,再一刷新没有任何内容。


他把手机扔到一边,端起床头桌上的蜂蜜水喝了下去。摸摸脑门上的已经有些温热小毛巾,翻了个面继续给自己敷上。


“一定是烧糊涂了,高杨怎么会说爱呢......”


他嘟嘟囔囔的,再次沉睡。




-我当时在想,如果就这么死了也挺好的。没人能找得到我,孤身一个人面对死亡,也算是我应得的报应。可是我躺在地上睁开眼,看见了干枯枝丫上的月亮。那一瞬间,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的想你。我后知后觉的发现了,我爱你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没抗住,倒下了。

人家都是反复烧,我直接烧恒温了......

我这个免疫系统啊有一种不顾我死活的美感......

啥玩意儿不合逻辑,那都是我在说胡话。就酱

【小凡高】现状(二十一)

伪电竞文学  伪包养文学

追妻火葬场  破镜重圆

资方金主羊x电竞选手凡

羊凡  不定期更新







一路上车内沉默得诡异,两个人没有一句交谈。车停下了以后,黄子弘凡才不紧不慢的睁开了眼。


嗯?还真给他送到了SKP的地下车库。


啧,黄子弘凡撇撇嘴,这不行啊,不珍惜机会。


拉开车门下了车,一辆车窗上贴着防窥膜的GL8疾驰而来,停在了他面前堵住了去路。黄子弘凡回头看了一眼,拉开车门站在车边的李峰。后者有些紧张的捏着车门,有一些欲言又止。


GL8的车门打开,4个穿黑西装的男人鱼贯而出。半包围的状态把黄子弘凡圈住,为首的那人摘掉了墨镜。


“小黄总,我老板想请您过去叙叙旧。”


“你们这个开场白还可以再俗一点。”黄子弘凡打量着这一圈人,“让我猜猜到底是谁来请我去。”


为首那人没说话,带着耳机,着看他。


“最开始我在想,或许是高杨那个不死心的玩意儿买通了我家司机想把我绑走搞强制。但又一想,他虽然不是个人,可也有着一些个法律底线。”说到这儿他笑了两声,“好吧,我也不信,这有待商榷。”


“如果不是他,那就是家里生意上的人了。京城的几大家族,都是世交。犯不上用这些不入流的手段。那就只有新进入京城的资本方了。我听说,林老板进驻市场的时候没做好调研吃亏了。不知道林老板近日可好啊?”


黄子弘凡问候着实时通话的耳机后面那个人,黑西装的男人顿了几秒,替他老板开口。


“很好,既然小黄总猜到是我了,那我也就不动手了。大家都是文明人,还希望小黄总可以识抬举,自己上车。”


“这车,我看就......”


话没说完,第二辆车加速冲了过来。临到切近一个甩尾,隔在了黄子弘凡面前。车门打开,下来的是熟人。


高杨下车攥着黄子弘凡的手腕,上下打量了好几圈。确定了人没事才转过身,把人挡在身后。


“这人,你们今天带不走。”


副驾驶上的人紧跟着下车,那个高大的寸头男人黄子弘凡一眼就认出来是谁。那是高杨的助理,他只见过两次,是王叔给他培养的心腹。


“你算个什么东西。”


站得近些的直接套上指虎扬手就打。寸头男人抬手生生接了这一拳,随之一拧手从那人手上蜕下指虎,抬脚踹开。


“你就算个东西了?”


他啐了一口,把指虎带在自己手上,挑衅的看着这三个还站着的。靠近车门的人抽出藏在车内的棒球棍,直接挥了过来。


面前四个人动了手,高杨把黄子弘凡死死护在身后。


“你疯了?明知道是个套你还来!”


“你说我干什么?有病?”


“是,我有病我才管你!”


“上车。”


高杨把人塞进自己来开的那辆车的后座里,准备绕身去驾驶位。刚关上后座的车门,身后风声已经到了。再躲已经来不及了,他歪着身子,用肩膀扛了这一下。巨大的推力把他撞向了车门,胳膊当时就抬不起来了。


黄子弘凡听见撞击的声音一惊,连忙想要开门去看。却被高杨用身体死死的抵着门,动弹不得。


“虎哥,带他走!”


黄子弘凡听见这一声嘶吼,疯了一样的去推门。高杨最后深深看了一眼黄子弘凡,抓起那根打完自己肩膀就落地的棒球棍,一个转身狠狠的向身后抽了过去。


等黄子弘凡反应过来去开另一侧车门的事件,那个叫做虎哥的寸头男人已经上了车。主控落锁,黄子弘凡一个解锁的时间差,车辆直接启动,快速驶离了车库。


“掉头回去。”


黄子弘凡重复了两遍,寸头男人并不理睬他。他直接打开了车门,这一瞬间他才感觉到这一面车门到底有多轻,多好推开。


“别跳!”


虎哥刹车踩到底,直接减速。黄子弘凡并没有理他,直接从车门跳了出去。在地上滚了两圈才站起身,这时车才刚刚停稳。


黄子弘凡往停车场极速跑着,虎哥在他身后追着他。两个人跑到了出事的地点才发现现场已经被清理干净了。没有人、没有车、没有打斗过得痕迹,什么都没有,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
“报警。”


黄子弘凡摸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,他的手是抖的,抖到锁屏密码输了两次都还是不对。


“爸,高杨,高杨出事了。”







郑云龙赶到现场的时候,张超先他一步已经到了。黄子弘凡颓废的坐在他哥车的前机器盖子上,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灵魂。


郑云龙见状倒也没去找自家孩子,而是直接去找了在旁边车上靠着给自己缠绷带的寸头男人。


“郑总。”


那男人看见他过来,站直了身子。


“赵虎是吧,我刚跟王晰通过电话了。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
来龙去脉说完,郑云龙脸都黑了。


生意场上一向不干不净,但把手伸到小辈儿面前是大忌。更何况这次是直接就把人打伤了带走。


天知道,京城世家的小辈儿是多么被宠着,那老哥几个是多么护犊子。家里孩子不听话,长辈自是可以动手。可有些无妄之灾,断断不可能白受。




王晰接到消息以后,一通电话直接打到了市局。市局领导非常重视这个案件,先不说这几大家族每年纳多少税,单看这次案件的恶劣程度就必须要限时侦破。


阿云嘎当时直接带着人就去了林氏进驻京城租用的办公楼,留下两个人守着门。剩下的直接跟着他往总裁专用电梯走。前台小姑娘喊保安过来拦,却被他带的人压了回去。他站在电梯里,蹙着那双眉。


“主意打到我儿子身上了?我看姓林的他是活腻了。”


周深带着另一队人去找李峰的下落。那算个什么东西,敢动他家孩子?这一棍下去但凡伤筋动骨,他保证会让李峰清醒的被卸掉胳膊。


这几年,云晰两家确实是平平稳稳、和和善善的做生意。可这并不代表能把主意打到他们头上。这两家起家的时候,虽是有祖荫,但那四位的雷霆手段震过整个京城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明明是伪电竞文学,却走向了一些奇怪的发展道路。可这些却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了我的大纲上......只能说不按常理出牌,是我鲜明的个人特色了。

一直在靠身高给声人留下一些印象(ㅍ_ㅍ)

所以虽然这个身高买裤子很费劲,但总是有好处的。

【小凡高】现状(二十)

伪电竞文学  伪包养文学

追妻火葬场  破镜重圆

资方金主羊x电竞选手凡

羊凡  不定期更新







当天晚上的热搜不是FFU夺冠,也不是Lars直播间。而是方书剑恋情公开。


对此,黄子弘凡表示虽然很意外但是又可以理解。张超表示丝毫不意外,甚至在看到黄子弘凡直播间的时候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出了。


这个事情起因其实很简单。只不过是战队粉丝在看黄子弘凡直播间的时候,看到了两家老板。在超话里提了一嘴,感觉FFU和Lion的老板有点配,浅磕一口相爱相杀。


影响很小的一条微博,甚至转赞评不超过五十。但就是凑巧让方书剑看见了,当时脸就黑了。


方书剑那心里本来就因着老四的事儿恨着高杨,哪儿容得了这被抢男朋友。直接发微博宣示主权,整个人就差把来沾边这四个字写脸上了。


这一公开,龚子棋是金融圈素人,影响不大。方书剑是实力派演员,影响也不大。影响最大的是方书剑的粉丝。虽然女友粉、男友粉的数量不多,但谁也架不住什么消息都没有冷不丁直接公开的。


三更半夜,正主一条微博直接把粉丝砸得晕头转向。热搜上得比火箭升天都快,词条后面直接一个爆。


上了热搜以后,黄子弘凡快乐吃瓜。一键转发以后才想起来自己没切小号。


完蛋......


黄子弘凡立刻删微博,但还是晚了。方书剑粉丝就顺着这条线索摸到了之前那条没什么水花的微博。


懂了,宣示主权呢。




那边风生水起的闹着,这边不受影响的走着规划好的流程。


Lars和NONA进了二队开始训练。二队的训练生活和青训比起来整个节奏就不一样了,每天除了固定的训练时长之外,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增加了不少。基本上大家都会用来进行自我训练,但总归来看灵活多了。


黄子宏凡的时间一灵活,某刚刚公开身份的老板娘隔三差五就出现在FFU的基地。找的由头是视察工作,实则就是探班。成天奶茶、水果、小蛋糕往基地点。


基地里一片欢声笑语,唯一苦大仇深的是方书剑的事业粉。


哥哥,去拍戏吧,别谈恋爱了。再说了,你老公也不在FFU基地上班,他只是投资,你成天过去干什么!


对此方书剑的解释是,今年的计划片约都拍完了,最近准备休假到年后,综艺通告全部暂停。至于FFU,就是突然对PUBG感兴趣了,准备直播让他们带着飞。


粉丝听见这个,瞬间就不嚎拍戏了。甚至在PUBG新手教学和进阶教学的视频下疯狂@方书剑。毕竟,直播那么比排戏能更快的见到真的,还更真实。


所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他们都能看见方书剑的账号出现在二队的娱乐车队里,直播也是坐在二队新人的机位旁边。大家都在猜方方可能是觉得新人打的好或者是战队机位安排,没人往这俩人是不是有什么关系上面去猜。


直到后来,黄子弘凡进一队打比赛拿冠军,方书剑发微博祝贺自己亲弟弟的之后,众人才恍然大悟。


什么男人?什么视察工作?那就是给自己亲弟弟改善伙食去了!男朋友算什么?那哪里有自己亲弟弟重要!







一晃又是一年春节,FFU战队今年成绩好放假早。离年三十还有半个月,黄子弘凡就已经收拾好了行李站在了FFU基地大门口,等着家里司机来接他了。


跟他一起站着的还有他可爱的小室友NONA。本来NONA过年是不想回家的,这半个月他一个人在基地看家也可以的。但黄子弘凡一早硬是把他从床上拖起来收拾行李,要带他一起回家过年。


只不过说一早也有点夸张,毕竟电竞选手的生活是没有是没有上午的。


“过年你一个人呆着算怎么回事!”黄子弘凡把他衣柜里的衣服往外拿,“跟我回家,我爸可喜欢比我听话的小孩了。”


NONA打着哈欠揉着头发,叼着牙刷从厕所探出头来。


“啊?你说什么?”


“哎,说我爸肯定喜欢你。”黄子弘凡埋头把衣服堆在行李箱里,“快收拾你自己吧,车马上到了。”




车到了,家里司机下来给搬箱子。NONA想要去搭把手,黄子弘凡直接揽着肩带人上了车。


“没事没事,你上去休息。花了钱了,都在工资里。”


车辆启动,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黄子弘凡。


“小黄总,这是朋友吗?”


“嗯,一起回家过年。”黄子弘凡也透过后直接看过去,“峰哥,怎么都冒汗了?箱子挺沉的吧?”


“衣服穿多了。”被称作峰哥的男人讪笑着,两个人的眼睛通过后视镜的折射相对视。峰哥即刻避开了眼神接触,黄子弘凡一挑眉也没放在心上。


回了家,郑云龙正在家里等他。NONA再见到长辈的时候,肉眼可见的紧张了起来。


“叔,叔叔好。”


“哎,你好你好。别紧张啊,我不吃小孩。”郑云龙看着那个站立不安的小朋友笑出了声,“黄子,你带着上楼,你旁边那屋我让人收拾出来了。差什么跟刘妈说、想吃什么、不想吃什么也跟刘妈说,别客气就当是自己家。”


安置好了自己带回家的小朋友,黄子弘凡去了一趟书房。


等从书房出,他找刘妈给他安排车,要出去一趟。换好衣服出门,毫不意外的李峰站在车边等他。


“小黄总刚回来就要出去啊?”


“嗯,去找朋友,SKP。”黄子弘凡上车,“峰哥,你今天话有点多。”


车上黄子弘凡没玩手机,直接闭目养神。既然有人想搞事情,那就成全人家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推动一下剧情,不然能写到明年这会儿了......

【权倾超野】超时空相遇·上

宋朝富家文人权x历史系研究生超

一个俗套的穿越故事

历史相关不考究,有问题全是我的问题

全文不长,随缘更新

如若不喜欢,烦请善用退出

谢谢







 四月份的梅市阴雨连绵,时断时续的春雨接连下了半个月。连日里的阴沉和雨声令人十分好睡,春困总是如约到访的。


 A大,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高校,坐落在梅市市区。百年前的老校区依旧沿用至今,青砖碧瓦竹林小院,闹市中一片清幽净土。只不过由于百年来的发展与壮大,A大只有两个系能够享受到这份净土。一个是中文系,一个是历史系。


 A大的中文与历史两个系那真是从建校之初就相爱相杀。近百年过去了,依旧彼此看不顺眼。当然,这并不是什么血海深仇,他们只是觉得自己才是A大排名第一的专业。百年来两个专业在竞争互助中良性发展、并驾齐驱成为了A大两大王牌专业。


 沁竹院,一个满园翠竹的中式四合院落。早年是中文系与历史系的教师办公室,现今早已改成了两个系共用的自习室。不过比起室内环境,两个系的学生更喜欢坐在院子里藤架下的石桌旁,一壶清茶、半卷书、一个下午。


 “下个星期开题,我这个方向还是有问题。没办法,得去找老廖再聊一聊。”


“你好歹还有个方向,我是真没方向。什么东西我都觉得前人已经研究透了,那题目摆在我面前的时候都写烂了。”


“可说呢,唉。一般这个时候啊,我就盼着咱大师兄能附体。”


“张超啊?”


“嗯哼,那可是个神人,学史留名了。他开题的方向只有他一个人写。”


“啊?这种不是一般不让写么?”


“是啊,我问过老廖,老廖说咱大师兄用一个小时把他说服了。事实上,也是真的牛。你知道大师兄答辩那一天,硬生生把研究生论文答辩会变成了一个研究成果发布会。所有的专家、教授一个质疑点都找不出来,人家是答辩,他是答疑。”


“卧槽,这也太牛逼了吧。那咱大师兄读博了?”


“没有,后来听说是,回家继承家产去了……”

“啊这……”


两个历史学系的研究生坐在走廊的木凳上赏雨聊天,担心着自己的学业。一个穿着米白色风衣外套的年轻男人,手里拎着一袋茶叶从他们身后路过。听见这番话转头看了一眼,随即轻轻摇头、自嘲的笑了。他本想着见过老师就直接回去的。但现在他改变了主意。


学校里有一条丽旸河,河边两行垂柳,一条行道,行道旁便是A大的图书馆。图书馆旁的河边行道,那是他与爱人初次相遇的地方。







四年前的九月,张超正在图书馆写导师布置文章。那天下笔格外的顺,写完初稿不过下午三点。坐在原地活动着自己的颈椎,张超合上了笔记本电脑。坐了快一天了,溜达溜达回去好了。


背着书包从图书馆出来,他沿着河边行道往校门的方向走。不经意间向右转头,他看见了一个穿着汉服、束发冠钗的男生。阳光正好,透过枝叶间隙洒在那个男生一席白衣的衣袖。他盯着看了两眼,便同那个男生四目相对。那人打量了他周身,随后察觉自己失礼,即刻交叠双手行礼。


他停下脚步,那个穿着汉服的男生上前两步走到切近。离近了张超看着那人的发冠上簪着的玉石,温润莹白、如羊脂凝固。怕不是要五位数,学校里还真是卧虎藏龙。


“这位,兄台。”他略作停顿,“而今是何年月?”


张超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十分荒唐的想法,但又觉得过于夸张不可能。


“你那里是什么年月呢?”


“重和元年。”


“额……”张超脑子里转了一圈,“北宋啊……”


“嗯,不知道这么说,你能不能接受啊。现在距离你所生活的时代已经过了九百多年。”


“九百年……”那男生听着一愣,随后竟是笑了一声,“果然,命中有此一遭,得见未来。”


“多谢。”


说完竟是准备转身离开,张超直接喊住了他。


“你去哪儿呢?”


“不知。”


“那你有钱么?”


“没有。”


“都没有你是准备风餐露宿回去写上一篇桃花源么?”


那个男生又是笑了笑。


“那不知道兄台有何高见?”


“跟我走吧。”张超嘴比脑子快,直接说出了内心想法。他迎着那位宋人不解的眼神,“感谢大宋吧,就冲着重和这两个字,被骗了我都觉得值得。”




张超,一个不努力读书就会回家继承家产的男人。于他而言,收留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可怜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。只不过当两个人有着一些年龄差的时候,这件事情多少就有一些麻烦了。毕竟,九百年的差距体现在了方方面面。科学技术、人情世故,这跟教小朋友没什么区别。只不过这个小朋友,学得快、长得帅。


开着车带着自己这位新舍友回家,路上那位就板板正正、规规矩矩的坐在副驾驶上。好奇是有的,但更多的还是压抑着自己想要去触碰的双手,用眼神打量着这个千年后的世界。


半路,张超突然想到了什么,直接拉着人去了商场。从停车位到电梯的路上他说到。


“等会儿尽量别说话,我给你买几身方便行动的衣服。”他按下关门键看着那人,“本想着你可以穿我的衣服,但,应该是穿不了了。”


金圣权规规矩矩的垂手站在他身边,也亏着近年来汉服文化的普及,使得他的一身打扮并不会过于引人注目。


“哎对了,你叫什么啊?我总不能一直喊你兄台吧?”


“金圣权。”


那人惜字如金,不知是恪守少说话的准则,还是被这个世界吸引了注意力。


“哦,我叫张超,咱这算是彻底认识了。”


张超买衣服很简单,店都是常去的、熟悉的、买成了全球vip的。进店就是经理直接招呼,他把人往前一推,经理负责给搭衣服。二十分钟一家店,经理挑衣服,他点头刷卡。两个小时过去了,从外到内直接把一整个季度的衣服买全了。


“你没拿衣服。”


出了店,金圣权伸出手指手去勾张超的手腕。张超看着那人小心翼翼的样子勾起了嘴角,心情大好。他反手拽住了那人手腕,往扶梯走去。


“没事,他们会送到家的。走,请你吃冰激凌。”




那天晚饭是在家里吃的,他看着金圣权这个情况确实不合适在外面吃。而且他也想趁着这个机会了解一下对方的具体情况。


两个人到家的时候,新买的衣服已经运到了衣帽间。过来做饭的阿姨也已经做好饭离开了。


“忘了问你不吃什么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


“是我唐突。”金圣权又是叉手行礼,“破费了。”


张超抬手拦住了他,带他去了浴室,教会了淋浴的用法就让他先去洗澡换衣了。金圣权人再出来,半干的头发松松的挽着墨蓝色的半袖短裤居家服穿在身上。张超一时间看愣了,他第一次清晰直观地感知到人的自身气质同衣装打扮是没有关系的。


文人身上总是有一些自己的坚持和繁文礼节在身上的。适度的坚持和礼节称之为风骨,过度的坚持和礼节称之为迂腐。金圣权身上的就是风骨,他举手投足间还显出了从小养出来的矜贵。


这太特殊了,张超想。




金圣权的到来对于张超来说,有一些意外之喜。比如,他刚刚写完初稿的文章。


拥有了一个舍友的第二天,张超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自己前一天写好的文章。这一天没课,他也就不想去图书馆里泡着了。


金圣权盘腿坐在飘窗上,拿着一本张给他找的字帖和字典学习着简体字。想要阅读当代的书籍,文字的积累是很重要的。


“嗯,兄......张超,我觉得你这里的想法有点问题。”


金圣权开口的时候,不知道已经在张超身边站着看了多久了。


“什么?”


张超捏着鼻梁,连着看了两个小时的屏幕眼睛累了。


“这里。”


金圣权抬手去指,左手下意识的伸到右手小臂处去捞袖子。张超看着他手指的地方,左手攥住了他的手往下一带。


“你坐,坐着说。”


金圣权低头看了一眼手,就势坐了下来,没动,抬头继续说。


“这里,先生给我讲的时候和你们现在理解的不一样。濂溪先生提出了至诚主静的主张之后,所有的文章和发展都有意或者无意的在往这个方面去贴靠......”


四十分钟过去张超对自己的这个文章题目有了新的认识,他终于找到了文章方向里自己觉得奇怪的点在哪里。回过神来,他才发现两个人好像挨得太近。肩膀叠着肩膀,自己的手还牢牢的攥着金圣权。


他松开手顺势揉了揉眉心,轻咳一声略带掩饰的意味。


“嗯...你想喝奶茶嘛,我请你?”


“奶茶?”


金圣权也慢慢把手缩回来,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。


两个人默契的没有提刚刚发生的事情,张超下单外卖,金圣权尝到了他人生中第一口奶茶。

“好甜。”


他皱皱眉,但还是又拧着两条好看的眉毛喝了一口。张超端着刚磨好的咖啡走过来,看见这一幕轻笑了一声。


“半糖哎,你看我这杯七分糖,你喝了怕不是会觉得糖堆成了山。”


张超指着另一杯还没开封的奶茶说道,他把咖啡都放在奶茶边。坐在沙发上,戳开奶茶封口。


“你生病了吗?生病还是不要吃这么甜的。”


“啊?”


张超顺着金圣权的目光看过去,意料之中的看见了自己的咖啡。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他克制不住的大笑起来,“你好可爱。”


这一次疑惑的换成了金圣权。


“这不是中药吗?”


张超捂着脸,生生笑得咳了起来。


“嗯,怎么跟你解释呢。这可能也算得上是一种药吧,只不过跟中药是有区别的。中药能进医保,它不能哈哈哈哈哈咳咳哈哈哈哈哈......”


平复了心情,张超顺着自己的呼吸。迎着金圣权的目光解释道。


“一种西方传进来的饮料,和浓茶的效用差不多,提神的。你要尝一口吗?”


金圣权点点头,张超伸手做出请的姿势。前者端起杯子就是一大口......那一瞬间,在此发誓,第一次鲜明的在一个人的表情上看见了苦。


金圣权咽也不是吐也不是,生生逼着自己咽下去。随后狂喝了两口奶茶,这才把嘴里的苦味压下去。


“这西洋传来的物件,还是不碰为好。”


张超从他手里接过杯子,十分自然的喝了一口。


“我觉得还可以哎,可能是习惯了。不过你也太实诚了,真的是好大一口哈哈哈。”


张超自顾自的喝着咖啡,金圣权的目光在那杯两个人都喝过的咖啡上停留了一瞬,随即移开了视线。


“哎,也不知道你还回的去回不去,这些都是你要尝试、适应的。金圣权,我明天带你出去玩吧。老闷在家里好没有意思,我带你去看看这个全新的世界。”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上一篇不会鸽,我只是有点儿忙,写的慢......

大家可以耐心等一下,如果觉得刷更新比较麻烦的话可以去评论那个“更新求踢”的表情包。我会点的,只要还记得......

扩写作业——小抒情曲

ps:在码字啦